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國內醫藥快訊
您的位置: 首頁» 醫學保健» 國內醫藥快訊
就醫擁擠怎么辦?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破難題
 
時間:2019-05-23
作者單位: 健康界
作者:
走進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門診大樓,擁擠嘈雜的人流,走廊夾道里的臨時加床……這些場景,在中心城市三甲醫院里再常見不過。
正如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副院長張俊所說,這是我國諸多知名三甲醫院的現狀,既現實又無奈。
三甲醫院作為醫療服務體系的最高級別,服務于大量疑難雜癥。疾病治療完整流程包括診前、診中、診后三大塊。每日匯集于醫院的病人,相當多比例是復診患者。
遼寧葫蘆島的李興,是不久前健康界遇到的一位需要定期在北京某三甲醫院進行復診的患者。
血液病治療回家以后的隨訪,是李興面臨的大問題。按照過去的模式,他需要經常進京到某三甲醫院來面見醫生。“其實就診很短,和醫生聊幾分鐘,就結束了,而路程要折騰一天甚至兩天。”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張俊提及的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就醫的一位外地患者身上。這位患者在人民醫院做了心臟支架手術后,回到外地家中?;頰咴謔鹺笠桓鱸輪謁?,再過一個月需要單抗。而且他是一位有房顫的患者,還需要抗凝,要調整指數。于是,他要頻繁地到人民醫院來。“他還可能每個禮拜化驗完之后,也要跑到北京來,跑到人民醫院掛號,所以,實際上,患者是非常不方便的。”
作為知名三甲醫院之一,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所對應的人群也大多是疑難重癥,根據張俊提供的數據,其中將近一半的病人來源于外地。
還有相當部分患者,是北京市民徐娟娟這樣的,作為糖尿病患者,需要長期服用卡博平。這樣的病人被稱為“因藥就醫”。徐娟娟希望在取藥過程中能跟醫生交流一下。于是,她每次僅僅因為取藥這件事,就得起個大早來到醫院掛號和排隊。
可實際上,即使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這樣的知名三甲醫院里,臨床藥師也只有十幾位,承擔著全院的藥事管理。那么二級醫院、社區醫院,包括零售藥店里,臨床藥師的缺乏可想而知。像徐娟娟這樣需要長期服藥的慢病患者,即使想就近得到正確的用藥指導,也無法如愿。
于是,上述患者不得不一趟趟跑醫院。他們以及同樣狀況的患者一起出現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這樣的三甲醫院里,匯聚成門診大廳的熙攘人流,使本來就已緊張無比的優質公立醫院資源更加不勝負荷。
層層阻礙 逐一破解
必須如此擁擠?必須讓患者這樣一趟趟跑到醫院里來嗎?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希望嘗試著有所改變。
“所以我們一直尋找專業的第三方公司,最后選擇與易復診共同建立醫院智慧服務診后管理體系。”張俊告訴健康界。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副院長張俊
早在近兩年前,易復診就已落地廣西梧州,由梧州政府推動建立了當地連接醫院、社會藥店、醫保等多方的處方信息共享平臺。全市20余家二級及二級以上醫院、百家藥店共同接入第三方處方信息共享平臺易復診。
2018年以來,重慶、天津等多地出臺了有關處方外流的政策文件。此外,互聯網+醫療的一系列相關政策落地,電子處方愈加“寬松”,從頂層設計、支付手段到鼓勵多方社會力量參與處方外流,處方外流方向愈加明顯。
新一輪醫改啟動以來,降藥價、破除“以藥養醫”的呼聲漸高,藥品加成成為抓手。國務院及前國家衛生計生委多次提出,公立醫院要取消藥品進價基礎上不超過15%加成作價的制度,進一步降低公立醫院的藥品銷售價格。2017年,全國所有公立醫院開展綜合改革,藥價逐步“平進平出”。
醫藥分開勢在必行。
2018年12月,國家醫保局主導的“4+7”帶量采購的以量換價,保證了藥品降價。2019年4月,國務院召開的政策例行吹會風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表示,國家衛生健康委持續加大工作力度,切實保障群眾基本用藥。
而執業藥師的歸位,也讓院外藥店對處方外延的承接能力有所保障。
今年3•15晚會,央視曝光藥店“掛證”亂象。隨即,國家藥監局綜合司發布《關于開展藥品零售企業執業藥師“掛證”行為整治工作的通知》,要求自2019年5月1日起,各省級局組織對行政區域內的藥品零售企業開展監督檢查。
隨后,國家藥監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聯合印發《執業藥師職業資格制度規定》《執業藥師職業資格考試實施辦法》,提高了執業藥師門檻準入,明確中專不能考執業藥師,并明確了藥師執業要求。
3月21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出臺《醫療亂象專項整治行動方案》,再次指出嚴厲打擊各類違法違規執業行為,包括醫療機構買賣、轉讓、租借《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或《醫師執業證書》等。
一系列醫藥零售行業的巨震,正是為使執業藥師規范化,歸其位,司其職。出于醫藥分開的加強措施以及醫??胤押透雍俠砝靡獎W式鸕男枰?,藥師行業在找回應有的意義。
醫??胤訓男枰?,處方外流的趨勢,醫藥零售行業的整治,以及公立醫院改革的積極探索和處方信息平臺領先企業的承擔,讓處方外流落地日益成為現實。
撕開口子 順勢而為
基于其標準化規范化的模式,易復診呈現出了極強的復制性。截至目前,第三方處方共享平臺相繼在遼寧、黑龍江、四川、山西、湖南、廣東等多個省市已全面上線。
北京作為醫療改革最具代表意義和風向標的重鎮,一直沒有開放社會藥店的醫保實時結算。但無論是公立醫院,還是企業,都在積極探索,尋找突破。
易復診在北京也已與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北京醫院這樣的全國性標桿醫院進行了合作。
張俊表示,作為承載社會責任的醫療機構,北大人民醫院有義務積極探索國家對于“互聯網+醫療健康”的發展政策,通過診后管理體系的搭建,完善智慧化的患者診后復診、隨訪、續方、用藥等便捷服務。
5月15日,健康界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及醫院附近的院外藥店,跟蹤采訪了患者在院內就診并通過外延處方去院外藥店購藥的全過程。
 
(醫患面診,醫生根據患者需求開出處方)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診后管理平臺可直接連接醫院HIS系統,在醫患面診時,醫生根據患者的需求開出處方并提交至醫院藥師審核,審核通過后可直接上傳至“處方共享平臺”,平臺將處方信息以短信的形式立即推送給患者,讓患者完全自主地選擇到任何一家平臺藥店完成線下購藥,藥店核驗患者處方信息,打印處方并完成售藥。同時,第三方處方共享平臺直接連接醫院HIS系統,可向醫保等相關政府部門開放,實現有效監管。
 
(患者在院外藥店持短信購藥,藥店核驗患者處方信息,打印處方并完成購藥)
此次依托易復診平臺搭建的醫院智慧服務診后管理體系,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完善了智慧化的患者診后復診、隨訪、續方等便捷服務。
如文章開頭所說的需要定期復診的患者,依托智慧服務診后管理平臺,患者可以選擇門診或線上復診,而不再必須花時間趕到北京,或者起個大早到醫院掛號。經過醫院藥師審核后的外延處方,由平臺將處方信息以短信的形式推送給患者,患者可自主選擇到任何一家平臺藥店完成購藥,還可以選擇配送上門。
對患者而言,曾經醫生推薦的新型治療方案和新藥,但醫生和患者都不知何處購買到所需藥品,而在易復診平臺上則可以一目了然。
張俊介紹,這一“智慧服務診后管理體系”目前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乳腺外科、風濕免疫科、泌尿外科,以及新藥應用比較多的科室進行主推。
截至目前,北大人民醫院智慧服務診后管理體系已接入40多家具備承接醫院處方能力的專業藥店,實現了部分復診疾病和慢性病用藥處方的有序外延。
而現場跟蹤受訪的患者也表示,可以自主選擇到店購藥或送藥上門等服務,大大縮減了就醫取藥的時間,提升了就醫過程的便捷性和獲得感。
顯然,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這一舉措可有效緩解醫院門診的壓力,釋放優質醫療資源,幫助醫院執業藥師從繁瑣的機械工作中解放出來,參與到更多臨床用藥指導和處方合理用藥的前置審核中。
張俊介紹,醫院智慧服務診后管理體系還能幫助醫生和科室對患者長期進行追蹤和隨訪,通過內置專業量表收集精準數據,為醫生科研打下基礎。
作為落實國家公立醫院改革的探索與引領者,張俊表示,北大人民醫院智慧服務診后管理體系的搭建,將延長醫療服務半徑,完成了診前、診中、診后,線上線下一體化的醫療的診療模式,達到了智慧診療的標準,與國家政策大趨勢相吻合。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門診樓目前依舊擁擠,“我們剛實行兩三個月,而且還在逐漸往不同科室推廣的過程中,所以改善的數據還不明顯。”張俊還提及,北京社會藥房不能實現醫保實時結算,所以目前醫院智慧服務診后管理體系還只有一些小眾的疑難雜癥在受益。
“需要時間,有關部門在做調研,在做藥房的醫保審核工作,而一旦(社會藥房的醫保實時結算)推開,我們這項工作就會顯現出很大的影響。”張俊很有信心。
Copyright ?2000-2019 解放軍總醫院第三醫學中心醫學情報中心 034期一码中特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3477號